">

凤凰彩票-凤凰彩票官网-凤凰彩票注册

站内搜索:

此心安处,在水一方

  • 字体
  • | 打印本页 |  关闭本页 |

此心安处,在水一方

付汝英

那一年的冬天出奇的冷,树枝上、竹叶上、瓦扉上都穿上了晶莹剔透的薄薄的冰衣,当竹林中那间瓦房升起第一缕炊烟的时候,瓦扉上的冰衣便开始逐渐消融,最终不厌其烦地滴落在屋檐下。那一年的冬天我在接到讣告后前去祭拜,进屋去,满屋人静,他母亲躺在中堂,同数年前他殁去的父亲一般,再不能感知我们的到来;小屋里只有三五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在一边叹息一边加紧制作灵堂,没有亲戚的吊唁、也没有街坊的帮忙、甚至连本该有的悲恸的哭声都没有。那一年的冬天我没有同其他同学凑资给他家里添置日用品,我只扛了几箱烟花礼炮,一股脑儿在瓦房门前放了,响彻云霄,放毕,一头发斑白的老人泪眼婆娑地高声呼喊:“来客!”,想必他母亲走得也不那么凄清罢。那一年的冬天,朝我还礼的大男孩才十八岁,他身后还跪着一双懵懂的弟弟妹妹。

记得那次他拥抱了我,一米七八的大高个,把我抱在怀里,自己却哭得稀里糊涂,对于远逝的亲人、未知的生活、懵懂的弟弟妹妹,他又能如何?是能力揽狂澜撑起一片光明的天?还是能抗下所有坦然面对?他亦只有无声的哭泣了,像个孩子似的,不,他本就还只是个孩子!哭完之后,不管能与不能,还是要面对一切,这大抵便是生活罢。不久,他回到学校,一如既往的沉默寡言,照常上课、学习,唯一有所不同的便是打球愈发频繁了,就连中午也不休息,吃完饭他就匆匆去球场了,所以他那双黄胶鞋要比以往坏得更快些,大脚趾拇早早地露出来,身处花花绿绿的同学之间,他很难坦然自若,尽管他很用心去拒绝别人的帮助和隐藏自己的自卑。那时的时间啊,在你愈是想消磨它时它便过得愈慢,深怕你错过一分一秒似的慢慢从你指甲滑落,你催它不快,亦留它不住!就这样,在煎熬中我们从高中毕业了,他没考到理想的学校,便补习了一年。临别时,我送了他一双球鞋,他说搬了新家,请我过去坐坐。

新家在兴仁东湖旁新修的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小区有个很好的名字:在水一方。那时他和弟弟妹妹刚般进去,还不曾装修,就连家具也是从老家带上来的有了年头的锅碗瓢盆;我去坐了一下午,他不善言辞,我亦不知说些什么,深怕一不小心便触及了他的伤痛和自卑。晚饭是一荤一素,十来岁的妹妹做的,很家常,却也很难忘的一顿便饭。交流中得知,他们姊妹上中学不用交学费,每年还有相应的助学补助,除此之外,他们那时的小家是建档立卡的精准扶贫户,故而每年还有相应的扶贫补助金,于还都在上学的他们来说,也够日常的开销了。

后来我便去了西北上学,渐渐地和他少了联系,实则一直以来我们都很少联系,甚至连三年以来交流的次数都能一一数出来。大二那年,他简短地发了一条讯息给我,是一张图片,图片中的他对着宿舍的整装镜深深鞠躬,然后附言:“谢谢你曾对我的鼓励和帮助,愿你好人一生平安。”见此,我自惭形秽,赶忙回复:“你言重了,我何德何能受此一拜?”“你到大学后还适应吧?”“选的专业是什么?”“弟弟妹妹们一切还好吗?”然而,他却再没回复我!

前两天我去了一趟在水一方,走到他家去敲门,开门而出的是妹妹,她一眼便认出我来,招呼我进屋。此时的家中已经家具齐全:窗帘、地砖、沙发、桌子……一切一个普通人家该有的都有了,还被妹妹收拾得干干净净,很是温馨。此时的妹妹从当年的懵懂女孩长成了如今干干净净朴实勤劳的女子了,在她身上有一种青春期女子特有的,或者说是特立独行、我行我素的潇洒。她告诉我,哥哥在五月的时候开学返校了,弟弟今年高考,也早早地回了学校,她呢,去年高中毕业后就工作了,是居委会的人介绍的,在瓦窑寨的工业园区,每天朝九晚五,收入稳定。从她的言语中,我看到了她和哥哥弟弟们的转变,从物质生活到精神生活,都和从前有了云泥之别。

她说哥哥曾在母亲走后告诉她和弟弟:“我们再也没有家了,爸爸早些年丢下我们,现在妈妈也撒手人寰了,再也没有人要我们了。”是啊,那时的他便是这般的委屈、悲伤、痛苦、无奈……思及此,她沉默了瞬间后便笑着去拿照片给我看,照片中的三姊妹在东湖边嬉戏,每个人都洋溢着欢乐的笑容。看完照片,妹妹说其实过去的都过去了,人活着还是要坦然面对,勇敢的继续前行,以前觉得她们是没人要的孩子,走到哪里都是在流浪,无数个在别人家寄居的夜晚三姊妹抱头痛哭,像是无根的魂。不过现在好了,哥哥弟弟上学,有补助,哥哥假期还能兼职,自己也有了工作,也算是心安了,也算是有了个家,过些年哥哥弟弟毕业回来三姊妹齐心协力的还能做点事……妹妹一旁做饭一旁和我絮叨,不过没等她讲完我便悄悄地逃也似的离开了,走出门的一瞬间,泪如泉涌。

三毛说,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到哪里都是流浪。如是这般,他们三姊妹如今也算有了心安之所,他们那早逝的双亲亦有了魂归之处,而他们的心安之处——在水一方。

离开了那朴实温馨的小家,我彳亍在小区里,“搬得出,稳得住”的标语不经意间撞入眼帘。截止目前在水一方已经有两千两百七十五户人家,这意味着已经有近万人的住房得到了改善,且搬迁至此的居民的工作和收入都基本稳定,而这其间又有多少像妹妹这样的家庭呢?我不得而知,惟深深为这一明智且长远的扶贫政策所感动,所折服。

此生入华夏,我是半点不曾后悔过,如今谨以寸管将这万万脱贫户中的一户故事记录下来,以此表达对广大脱贫工作者的敬意和对万千脱贫户未来美好生活的祝愿!


分享: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相关信息